欢迎光临鲁豪生活网!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能源

回顾汉能:囹圄前夜 资本从何而来

2020-08-06 05:39:39     来源:鲁豪生活网

  在水电站、基地被质押殆尽后,2014年下半年开始,集团转以上市公司股权做质押融资……

  26亿港元,净利7.22亿港元;2012年收入27亿港元,净利13.16亿港元;2013年收入增至32.74亿港元、净利20.69亿港元;到2014年,收入更增至96.15亿潜元,比2013年增长193%,净利33亿港元,同比增长64%。这96亿港元的收入中,有33.78亿准元来自2014年12月23日卖电站所得,买方是北京弘晨光伏产业投资基金(有限合伙)(下称弘晨基金)。

  据笔者调查,弘最基金成立于2014年12月10日,三个合伙人分别是深圳市易富华投资有限公司、深圳前海华盛财务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道为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道为投资)。弘晨基金在北京的办公地址上,也挂着道为投资的牌子。

  笔者在汉能2013年10月25日公告中查到,汉能前独立董事黄永浩的妻子袁素琴曾持有汉能345万股,而弘最基金合伙人之一的深圳前海华盛财富管理有限公司,法定代表人同样名为袁素琴。这笔交易是否有关联性?对于笔者的当面提问,仅能薄膜发电CEO代明芳表示不知情。

  在汉能上市公司与汉能集团的相关公司之间发生了大量应收账款:上市公司2014年的60.78亿港元应收账款中,有43.45亿港元来自汉能联属公司,其余17.33亿港元为弘最基金的应支付的电站收购款,应收合约客户的32亿潜元也是与

  汉能联属公司之间发生的。2013年这一问题更为明显,32.83亿港元收入中,有32.74亿港元来自汉能联属公司。

  汉能上市公司负责运营的新建电站从汉能集团的生产基地采购,但基地也未能如期交付。根据2014年业绩公告,2012年4月11日,汉能薄膜发电与仅能集团签署总协议,就建设下游电站购入总产能为677.9MW的光伏组件,2013年下订单时按照合同额支付了50%的资金,但到2013年底,汉能联属公司只交付了58.5MW的光伏组件,延后交付主要由于“汉能联属公司之生产安排导致本集团建设项目有所延误所致”,因此2014年底前汉能集团退回了预付款及总产能为459.4MW的光伏组件相关的款项12.62亿港元。

  今年二三月间,汉能薄膜发电又与汉能集团签署了采购协议,2015-2017年间向汉能集团采购非定制的CIGS柔性芯片70MW以及CIGS柔性芯片为吸收层的柔性功能小组件70MW。这一协议已被取消。

  虽然汉能薄膜发电的收入与利润很高,但其经营现金流并不好,2013年为5.9亿港元,2014年为3.15亿港元。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甘洁曾撰文分析称:“2012-2014年上半年,汉能薄膜的净利润率达到48%...:.68%,总利润为51亿港元。然而,它的经营现金流却只有1.38亿港元,仅占利润的3%。虽然经营现金流和利润不会完全一致,但两者之间呈现持续的巨大差异,就值得我们仔细核查了。”

 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汉能集团在2015年的融资规模可能达500亿元。

  汉能集团一位内部人士称,2014年是汉能的一个重要转折点。以前,汉能集团在政府关系上着力较多,2014年之后则进入金融领域。“汉能要从银行拿出钱来,想把自己积累的资源转化为生产力。”

  在水电站、光伏基地被质押殆尽后,2014年下半年开始,汉能集团转以上市公司股权做质押融资。“水电站和光伏基地都完全抵押出去了,已无押可抵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说。然而上市公司并未获得大部分银行的贷款支持,汉能集团不得不转向券商、基金、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等,以更高成本获得资金。

  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的暴跌,最大可能行也是股份质押后到期未能还钱,金融机构陆续抛售汉能股票或向其他机构借出股票。据笔者了解,当时内外资券商均有“出货”,包括中信证券、BNP(法巴银行)等。

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工作邮箱
Copyright © 2013-2020 鲁豪生活网 All rights reserved